太平天国叛将程学启:一顿饭局杀了8位大将,重创老东家

/2020-10-07/
原标题:太平天国叛将程学启:一顿饭局杀了8位大将,重创老东家每临爆发起义,当政者多是采取招安政策,从内部瓦解起义军,减少对国家统治的危害和人民的损失,就像《水浒... ...

原标题:太平天国叛将程学启:一顿饭局杀了8位大将,重创老东家

每临爆发起义,当政者多是采取招安政策,从内部瓦解起义军,减少对国家统治的危害和人民的损失,就像《水浒传》中的宋江等人。而清廷对太平天国虽然没有采用招安政策,但是也有诱导太平天国大臣将领反叛,派奸细活动等类似的事。在太平天国运动中,由于内斗和自身发展的限制,起义军内部出了很多内奸叛徒,如第一个投降大清王朝的太平军高级将领韦俊,宣告拜上帝教信仰破产,上帝子民可以归顺“妖魔”(清朝),苏州的八位降将:纳王郜永宽、康王汪安钧、宁王周文嘉等人杀谭绍光拱手送苏州城等等。上述都是太平天国有名的叛将,都给太平天国带来沉重的打击,但在我看来,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却是——程学启。

程学启,字方忠,安徽桐城人,出身农民家庭,但不事生产,1853年程学启加入太平军,隶属于陈秀成部下,跟随太平军转战皖西各地,作战骁勇,后以功晋“弼天豫”之职。曾辅佐太平天国叶芸来守安庆,在曾国藩、曾国荃兄弟率湘军水陆之师围攻安庆时,程学启受命镇守安庆北门外石垒,使清军久攻不下。但英王陈玉成部无法击退守卫在安庆与桐城之间的骑兵,忠王李秀成部擅自挥师浙江,安庆外援断绝,粮草将尽。因此,程学启在湘军的利诱招降下,于1861年2月,带领属下人投降曾国荃。1861年8月,清军用炸药炸开安庆城墙后,程学启率领清军入城,太平军守将叶芸来统领的一万六千余人战死,安庆城失守。

程学启程学启这位叛将的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军事才能,还有他对于老东家太平天国的重大打击,安庆之战只是其中的一个。但程学启的投诚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安庆之战中程学启也面临了一系列的考验才获得清军的信任。

一开始,程学启远奔曾国葆大营时,虽然曾国葆表面上接纳了他,但是国荃很怀疑程学启的忠心,怕他是诈降,强令他只留下300人,裁掉其他人。最后,强令他带着300人来到最前沿阵地,是湘军挖掘出的一条长濠打算围困安庆用的,曾国荃派军队驻扎在濠内,让他所统领的军队驻扎在沟濠外,抵抗太平军的救兵,并下令,无命令不得入濠内。程学启和部下片刻不得休息,且湘军又不按时供给军粮,让他们饿着肚子上战场,最后程学启抓住机会实施反击,在突破了安庆北门外太平军的战垒后截断了城里太平军的粮道,大挫太平军。

几个月后,攻陷安庆这场战争取得了最终胜利,但程学启也付出了很大代价的,曾国荃到这时候才接纳程学启,让他剃发,对他有了些信任,程学启被清廷封为游击,后又擢参将。但此战的惨状也让程学启心生芥蒂,不满曾国荃的领导。在1862年,太平军攻打上海,当时清廷要曾国藩分兵去救上海,无奈之下只好派幕僚李鸿章去募军代替他去。程学启听说这件事情后非常高兴,于是程学启一面联系李鸿章表示愿意为他效力,一面请求曾国荃允许,最后终得以带本部人马归建淮军。

但这只是开始而已,程学启得到信任被封官之后,越发一心为清廷办事。程学启在跟了李鸿章之后得到李鸿章的器重,彻底的施展开了拳脚,屡立战功,淮军创立之初,离不开程学启的功劳。曾担任淮军的开路先锋,战江苏,破苏州,攻浙江,下嘉定等,战功卓越,这其中对于程学启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苏州之战。

当时江苏、浙江各要地接连失陷,于是郜永宽等聚守保卫苏州,而清朝则是派江苏巡抚李鸿章的淮军和英国戈登的常胜军去攻打苏州。可此时的苏州主将虽是是慕王谭绍光,但郜永宽八人却早存降敌的心,而其中有心反叛的部队,占苏州守军将近四分之三,在各自的指挥权独立情况下,苏州太平军内部局势复杂。

因此,在久攻不下后,程学启就派郑国魁来诱降,八位叛将的早有反叛之意,就顺从与程学启、戈登、郑国魁等人会面。而郜永宽等人在得到外国人的担保,又因程学启的事解除了清军杀降的顾虑,与程学启谈判后,就决定投降,双方商议好投降的方式和条件,密谋之后如何行事。随后,郜永宽等八叛徒就在慕王殿会议席上刺杀了慕王,夜间就迫不及待的向清军迎降。可等到正午,在郜永宽等八叛徒骑马出城去清军营谒见李鸿章时,李鸿章假托出巡军,令闭营门,一声炮响,伏兵涌出,李鸿章就在宴席上,下令斩杀了李秀成部下的八叛将。程学启鼓动李鸿章苏州杀降,李秀成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但在嘉兴时,程学启围攻嘉兴,连破太平军十数座营垒,毁炮台20余座,程亲自带队并力猛攻,打算从城墙缺口杀入,可守军死战不退,突破口处程学启不幸被枪击中头部去世。清廷追赠程学启为太子太保,又并为三等男爵。

程学启这个人是复杂的,但对于太平军而言,他无疑上个对太平军带来灾难的白眼狼,但对于清军来说,他却是一名有功的悍将,有勇有谋 为清朝立下汗马功劳。不过程学启终究是叛降的人,是太平军的叛徒,才能程学启是有的 但人品或许还有待议论,也正因如此,死在恨他的太平军手里,似乎也是命运。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