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鸿茅药业获社会责任奖又被撤:打了谁的脸?

/2019-12-28/
原标题:评论|鸿茅药业获社会责任奖又被撤:打了谁的脸?导读平息舆情,几句宣讲仍是应付差事。直面关键问题,回应公众关切,才是真心要负责任的态度资料图:鸿毛药酒。近... ...

原标题:评论 | 鸿茅药业获社会责任奖又被撤:打了谁的脸?

导读

平息舆情,几句宣讲仍是应付差事。直面关键问题,回应公众关切,才是真心要负责任的态度

资料图:鸿毛药酒。近期引发舆论质疑的鸿茅药业获颁“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一事出现“反转”,授奖方中国中药协会12月26日在官网宣布撤销对鸿茅药业的表彰并向公众致歉。

火线评论 | 记者 张兰太

近期引发舆论质疑的鸿茅药业获颁“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一事出现“反转”,授奖方中国中药协会(下称中药协)12月26日在官网宣布撤销对鸿茅药业的表彰并向公众致歉。

舆论汹汹中,中药协的这一试图“灭火”之举,却再次让诸位看官“大跌眼镜”,授奖方和获奖者双双被“打脸”,其公信力一并跌入谷底。

整件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2019年12月21日,中国中药协会主办的“2019年中国中药创新发展论坛暨《中国中药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授予鸿茅药业“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荣誉称号;鸿茅药业副总裁则获得“2018 年度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荣誉称号。

此次获奖与鸿茅药酒2018年上半年引发的那场轩然大波在时间上之契合让舆论哗然。

(本文来自新闻原创付费阅读网站 “财新网”如有意阅读全文,可选择 单篇购买,或者直接 订阅谢谢!)

鸿茅药酒是否有毒仍争议 为何继续销售[2018-04-17]

鸿茅药酒事件引发各界关注,药监总局和公安部纷纷表态之下,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指令凉城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强制措施。这意味着被抓三个多月的当事人谭某将可以办理取保候审。但鸿茅药酒究竟是不是“毒酒”,至今仍存争议。

1月2日,广州谭某因其所写的一篇《中国神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招致跨省抓捕,此事被曝光后,无论是警方行为还是药品质量,亦或是有关部门的监管,均遭到舆论强烈质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于昨晚发文称,已组织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多名专业人士呼吁启动“中药上市后再评价”。

公开资料显示,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属于甲类OTC,根据规定须在药店由执业药师或药师指导下购买和使用。其含有包括制何首乌、地黄、白芷等67种成分,辅料为白酒、红糖、冰糖。

鸿茅药酒商誉案退回补充侦查 谭秦东即将回家[2018-04-17]

处于风口浪尖的鸿茅药酒事件出现新进展。4月16日,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定凉城县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要求变更强制措施。财新记者获悉,目前涉案男子谭秦东已办理取保候审。公安部亦作出回应,称已启动执法监督程序,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开展核查。

“内蒙古检察”微信公号消息称,近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办理的“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引起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根据最高检察院指示,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自治区检察院指令凉城县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公安部也发布了声明。声明中提到,针对近期媒体高度关注的“鸿茅药酒”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相关工作正在抓紧依法推进中。

刑法学者评鸿茅药酒案:违反罪刑法定和比例原则[2018-04-28]

“所谓跨省抓捕并不是问题实质,本案的关键是抓捕是否有法律依据,被抓捕人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北京大学法学院近日举办刑事法治沙龙,陈兴良、梁根林、阮齐林、车浩等刑法学者就备受关注的鸿茅药酒商誉受损案展开讨论。他们认为,涉案文章并未捏造事实,警方以损害商誉罪对当事人谭秦东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违背了罪行法定原则;对谭秦东采取取保候审已经足够,检方却批准逮捕,违反了比例原则。

因为发布了一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注:原帖为“鸿毛药酒”)的文章,拥有医师资格的39岁广东男子谭秦东被指涉嫌损害鸿茅药酒商誉,遭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跨省拘留、逮捕一百多天,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案件曝光后,4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定凉城县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要求变更强制措施,谭秦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于4月18日回到家中。(详见财新网:鸿茅药酒商誉案退回补充侦查 谭秦东即将回家”)

鸿茅药酒案曝光已有时日,学界的讨论也持续升温。北京大学教授、刑事法理论研究所所长陈兴良认为,“跨省抓捕”是该引发舆论关注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公安机关办案实际没有地域限制,并不存在能否跨省的管辖权争论。

责编|张帆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转载授权、投稿及爆料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