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平庸的人代表着生活的平庸。”

/2020-02-29/
原标题:“这个平庸的人代表着生活的平庸。”“我们从不知实现自我是何情景。我们是两个深渊,乃在天空中闪烁的深井。”——佩索阿·《祷文》作者丨谢丹儒图片丨赖海燕1.... ...

原标题:“这个平庸的人代表着生活的平庸。”

“我们从不知实现自我是何情景。

我们是两个深渊,乃在天空中闪烁的深井。”——佩索阿·《祷文》

作者丨谢丹儒

图片丨赖海燕

1.

“你日渐平庸,甘于平庸,将继续平庸。”

这句话在当年看来,是一个让人不安的存在。因为熟知自己的平庸,明白自己平庸且甘于平庸的现实,所以,害怕继续平庸。

还有一句话:“最怕你一生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我相信,这样的话还很多,被誉为“名言警句”、“金句”、“经典语录”,无疑这样的文字在如今这个纷繁嘈杂的时代,颇受欢迎。

很少人思考,很少人对自己进行自我审查,很盲从,也令人不安。

信息过载一直是被人们所“戏谑”的,因为看见、听见、好奇,以及不得不接受,似乎真的信息过载。又或是相较于过去的封闭和保守,如今的现状确实将此称之为信息过载也无可厚非。

不论是哪一种,终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就像过去,我们总觉得选择太少,所以没得选择,如今,可以选择的很多,这下总可以满足自己了吧?

可是,现实是,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真的满足吗?

不知道别人,反正就我个人而言,我只是更加的无所适从,与这世界的距离渐渐的拉开,不断拉开,分离,孤独,然后更加孤独。

这就是距离了,我以为以前的差距只是因为选择不多,没得选,可现实告诉我,好像不论选择多或是少,不论我怎么选择,我似乎只能被动的选择,从来如此。

说到底,人生从来不是选择题这么简单,它不是选择A或者B就能够轻易获得一切,更多的,它更像是一个一对一的问答题,每个人的问题都相差无几,而答案哪怕是相同的,相似的,也随时可能发生改变,因为善变,因为变通,也因为坚持。

哪怕平庸,也不过是各有各的平庸。

2.

很多年前,对于现有的答案,我是满意的。

因为好像还有得选择,选择平庸或者不平庸。选择平庸,则是安于现状;选择不平庸,则是发起反抗,不断抗争,不断的赢,不断尝试,一直改变。

我以为这个界限是清晰的,是明确的,是永不动摇的。

可现实是,并非如此。我不断改变,不断挑战未知,不断突破也不断重复,这个界限越加模糊。时有冲突,矛盾密布,各自融合,时而分离。

想要从中获得理想的生活,并非那么简单。我不够纯洁,这不是知道的少,而是坚守的少。

我不断放弃,不断妥协,不断屈服,我持续的开始,时不时的又继续犯着同样的错误。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活了那么久,还是那么久也不过是活了一天,相似的一天,重复的一天,不断重复着。

当初想要抗争的一切,瞬间成为无力抗争之后的一切。要么接受,要么继续犯错之后接受。

人并非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勇敢,疼了会怕,受伤了会怕,失败了会怕。重蹈覆辙,患得患失。

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个人的问题,还是每个人都会如此。

就像明明还是可以看到很多本可以幸福的人,可他们似乎并不幸福;而那些不幸的人,他们也本可以通过改变而改变,可他们似乎并不愿意改变;还有一些人,他们知足,他们幸福,然后更加幸福,甚至所有的不幸到了他们那里也都变成了幸福的一部分。

确实,我怀疑这一切,我困惑,我不解。

我以为,这是我的平庸。

3.

可是,我发现我并非那么确定。

就像偶尔会遇到一些所谓的“崇拜者”,他们羡慕着我的生活,却也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去度过,而我也同样如此。哪怕,我明明可以这样去做,我可以选择去过这样的生活,然而我最终的选择依旧如常,时时如常。

我不确定,这是否涉及内心的意愿。又或是,仅仅是能力吗?我没有尝试过,我通过想象所获得的答案也并没有让我满意。

与此同时,我对此怀揣的好奇,好像就这样很快的,消亡了。

我认为,这是一种屈服,不再发起反抗,不再试图改变,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且难以说服自己去坚持。

既然如此,我就真的会认命吗?或者就此停住,从此不再怀疑,不再疑惑?并没有。

我依旧疑惑不断,新的疑惑,更多的疑惑,我始终无法解答,不满足于肤浅的解答,也不愿意深入去思考。

哪怕,我知道这样下去,只会更加的平庸,哪怕我知道这平庸意味着个人的,生活的平庸,可好像我真的放弃了。

放弃和接受并不是两码事,它并非是一个简单的选择,其中有无力的地方,有可以选择的余地,有很大的空间。但是,你要知道,并不是对于任何人来说,这就是好事。选择多并不意味着就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对于一个平庸的人而言,他过着平庸的生活,日渐平庸,也将继续平庸。

但是,这平庸并不会因为他意识到就发生什么改变,不会的。甚至,连尝试也不会有。

4.

有时候,我倒是希望自己,足够平庸。

因为只要足够平庸,那么所有的这一切都不会成为任何问题,任何问题总会有平庸的答案,满足现状就够了,不用选择,不用作答,只需沿用前人的经验和个体的本能行动就够了。

足够平庸,那么任何的不凡,都可以尝试着去尝试,哪怕最后的结果依然如此,也可以问心无愧,然后告诉自己,我就是这样的人,平庸的人。

可是,我好像连这一点也都做不到。

我会害怕失败,会因为失败而产生浓烈的挫败感,会因为失败而患得患失,陷入幻想,然后又重新开始,有时又悲观异常。如此,反复无常,连自己也并非那么真切的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迷失其中,迷失着自己的迷失,不重要的迷失。

所以,其实我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平庸还是不甘于平庸,如果只是从表现来看,但从结果而言,这就是平庸啊?只不过还是会本能的抗拒结果,而将注意力停留在过程之中。

从理智的角度而言,我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就是平庸。

可是,谁又能说生活就是我的一切呢?

哪怕,从表面上看来,生活似乎就是我的一切,哪怕它如此单调枯燥,哪怕它必不可少,在每一次比较中,总能够清楚的知道它并非那么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如此,只能如此,或应该如此。我还可以有更多的改变,不是吗?

最起码,从生命的长度而言,在生命还没有彻底结束之前,我就还有机会去作出改变,只要我作出改变,兴许就会不同呢?

说到底,我虽然是一个平庸的人,但我的平庸也只不过代表生活的平庸而已。至于其他的,我的生命,我所珍视的一切,我的感知,我所思考的一切,我无法忽视这一切。哪怕,这一切只能被我所意识到;哪怕,它的存在,就像一切谜语的谜底,除了谜语本身存在的理由——这永远没有谜底。

正如佩索阿在《祷文》中所言:“我们从不知实现自我是何情景。我们是两个深渊,乃在天空中闪烁的深井。”

而平庸,这个平庸的人代表着生活的平庸。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